会员服务
用户名:
密  码:
   
  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乐清人才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渝商文化 > 渝商文化

一个农村电商带头人的“新农人计划”
浙江省重庆商会  2018-01-29 00:00:00

  

    重庆日报1月29日讯:    “车夫”这个名字,在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几乎是家喻户晓。他是个文化人,写诗、作画、弹琴,搞文创、做策划,几乎样样精通。车夫是北方人,车夫是其笔名,他的真名叫车玉昕,今年54岁。

    车夫在秀山的故事多得讲不完。当初,从北京来到秀山,他被人称为“东北来的骗子”,如今却成了全国农村电商领域的知名人物。

    “我们有了自己的知识产权。”1月22日,车夫在朋友圈一口气晒出6份《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证书》,包括村头快递管理系统、村头商城系统、村头APP等。“在偏远的秀山农村,能有自己的科技产品,让人自豪!”

    2012年10月,车夫第一次到秀山,做物流园区咨询服务,那时秀山还处于“物流园区无物流”的境地。历经5年摸索与发展,他把秀山农村电商做成了全国农村电商的一张名片,建成了728款畅销网络的自主品牌电商产品,到如今又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

    2017年,秀山县电子商务交易额实现91.32亿元,农产品电商销售额实现8.15亿元。“武陵生活馆”名扬四方,“村头”平台已辐射全国19个省市。

    从北京出发,一路走来,车夫的“新农人计划”,不仅为秀山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打通了快速通道,也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集聚、培养了800多名“新农人”。车夫为他的“新农人计划”感到骄傲自豪。

    初到秀山被当作“东北来的骗子”

    2013年4月的一天,车夫一行4人从北京到重庆主城,再乘车6小时抵达秀山,他以“专业市场专家”的身份来秀山“会诊”物流园区。在此一年前,他从未听说过秀山,通过上网搜索才得知,秀山地处重庆边陲、武陵山腹地。

    武陵山地区素有“老少边穷”之称,交通闭塞。2010年,武陵山地区人均纯收入仅3499元,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60%,对外开放程度低,物流成本高。这里7800余种武陵山特产中,仅有680多种变成了商品,多数还在大山中“沉睡”。

    深居大山,秀山人一直有走出去的梦想。早在2009年,秀山就启动了现代物流园区建设。一个不到20万人口的小县城,却建了12个专业市场,要做800万人的商圈服务。

    “秀山不大,但很包容;秀山不高,但望得很远。”2012年10月,车夫受邀第一次来到秀山考察后称,这个物流园区实际做成了专业批发市场集群,“秀山的商圈不能走传统打法,必须借助互联网工具,把商圈足够放大,放大到消费人群够了,才能承载住其经济总量。”

    第一次到秀山,车夫就跟县领导分享了自己的想法。他说,贩夫走卒、拉帮结派式的批发市场已经行不通了,要利用互联网新技术来改变传统的交易模式。现在,物流园区要研究的不再是人流问题,而是要研究物流和车流、信息流和资金流问题。车夫为秀山支招,在实体的小商圈外加上虚拟的大商圈,建一个“鼠标+混凝土”式的物流园区。

    他把这种电商思路称为“圈套圈”,这让秀山领导很感兴趣,对其作了仔细了解。年过半百的车夫,东北人,曾任国企高管,是资深设计师、创意公司老板、高级会计师,早在上世纪90年代便在北京中关村涉足电子商务,是国内第一批从事电商的人士。

    秀山有意聘请车夫做政府顾问,成立了秀山云智科贸有限公司(简称云智科贸),聘车夫为技术总监,要他在3年内为秀山培养30名管理人才。

    在此之前,秀山“物流园区无物流”的境况也引来不少专家把脉问诊,但最后都拍屁股走人。所以,初到秀山时,车夫也被人称为“东北来的骗子”。车夫的团队成员有国企老总、有物流经理、有特快专递专业人士,大家对此难免有牢骚,车夫勉励大家,“面对质疑,只能用事实来回答。”

    2013年的春天,在武陵山深处的秀山县,车夫开始了中国农村电商的探索之旅。

    “新农人培养计划”化解人才短板

    初来乍到,很多事让车夫痛苦不堪:家长陪同员工面试,很多人下雨不上班、晚上不加班、走亲戚不上班。车夫认为,农村电商,就是需要农民下地能弯腰、上桌能点鼠标,必须解决当地人的技能和观念问题,“谁行也不如自己行,秀山必须培养自己的子弟兵!”

    车夫着手实施“新农人培养计划”,先把云智科贸办成了云智学校,鼓励农民免费学习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知识。他与团队成员自己当老师,自己备课自己授课,周一到周五上班,周六上课。这培训班跟“流水席”一样,教师、教室不动,学员随到随学。他们还制定了三个标准化手册:一是视觉形象手册;二是包含企业理念、文化和规章制度的管理手册;三是操作手册。

    “结业时,我们随机抽取300道题,答对270道就算合格。”云智科贸副总杨斌回忆,第一批42名学员是从700多人中筛选出来的,80%是初中、高中文化,本科学历仅有两三人。学员水平高低不一,不会打字的就教打字、想学开店的就讲开店技能、想学修图就派美工手把手教……杨斌说,真正是做到了因材施教,“现在这42名学员成了云智的核心团队成员。”

    每一次开课,车夫都要讲,一个大学生在北京毕业3年后才能拿到5000-8000元月薪,除去房租、吃饭、通讯等开支所剩无几,这相当于秀山1500元的月工资。他告诉学员们,在秀山呼吸着新鲜空气,拿着鼠标做电商,比北京起早摸黑挤地铁强多了。

    每一位学员结业,必须以《学习》为题写一篇文章,文中只要有“创新”二字,车夫就很满意。车夫说,写文章很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情和思考力,他很看重创新思维。

    “人才是农村电商绕不开的路。”5年来,大学生、返乡农民工、本土人才、退伍军人等纷纷走进云智的培训课堂,先后培育出68名电商淘宝客、230多名专业电商人才和70多名“杀手”级电商人才组成的电商团队。

    现在,国家工信部授予云智科贸全国百强服务商、中国电子商务人才培训基地,从云智结业的学员,还能拿到国家电子商务协会授权颁发的中国电子商务服务人才等级证书。

    232家“武陵生活馆”改变秀山人的生活

    在车夫看来,农村电商关键在农民会卖、愿买,这既有技术的问题,还涉及观念和信任。

    为此,云智科贸将所有的产品印制成册在县城发放,承诺只要市民通过微信、电话购买上面的产品,下完单三分钟之内客服就电话联系确定商品、核实地址,然后40分钟内送货到家。

    “当初没多少人信。”车夫还记得一天晚上,县城一位妇女下单买一包尿不湿,“对方说,‘我现在就要,你们不是40分钟内送到吗?’”

    当时,已是深夜11点,下着大雨,车夫开着奔驰亲自出马送货。当他冒雨将尿不湿送到那位妇女手中时。妇女感激地说:“我信了!”

    云智科贸先从城市居民开始,然后把这种服务理念一层一层地往村里推,再通过各村的系统培训服务站站长,一个村一个村地去做,让村民感受到网购的便宜、方便。老百姓于是就逐渐接受了电商。

    到2013年时,已有顺丰、三通等23家品牌快递企业入驻秀山(武陵)现代物流园区,但物流到了县城就成了“断头路”,再无法抵达乡村。

    “没有物流的电子商务是瞎扯。”车夫说,不打通工业品下乡的“最后一公里”、农产品进城的“最初一公里”,那不叫农村电商,“必须打通县城到乡村的物流通道。”

    为此,云智科贸成立“云智速递”,设置专业配送团队和配送车辆,直通全县乡村,提供24小时上门服务,用完善的乡村配送体系对接庞大的物流网。

    2015年2月,秀山县第一家“武陵生活馆”在秀山县宋农镇诞生。馆长杨俊高中毕业后当过兵,在重庆主城每月2000多元工资不够花,回到老家养牛又不好卖。2014年,他参加了云智的电商培训后,摇身一变成了“武陵生活馆”馆长。

    “武陵生活馆”采取“线下展示交易、线上网络订购”方式进行互动营销,村民可以买货架上的日用品,还可以让馆长帮忙网购商品。更重要的是这里还回收土鸡、中药材、茶叶等土特产,然后上线卖出去。

    杨俊介绍,云智速递负责将农民网购的商品从县城运到“武陵生活馆”,然后由他派发到农民手中;而他从农民手中收购起来的农产品,交给云智速递运到县城,由社会物流企业运到目的地。

    “武陵生活馆”对土特产推出了标准认定,给土特产贴上二维码,建立农产品溯源体系,对质量终身负责。消费者在收到农产品一月后,如无质量投诉,农户还将获得一定比例的电商红包。据统计,2017年,秀山农户仅销售土猪、土鸡蛋因无投诉获得的电商红包就近700万元。

    从惊讶、怀疑,到信赖。现在,“武陵生活馆”已发展到232家,遍及秀山乡村。如今,通过电商买卖产品已成为当地农民一种消费习惯。

    “农村电商”培育乡村治理“新八大员”

    “科技下乡、金融下乡、文化下乡……人才和载体不解决,下乡就会成为空话。”车夫认为,农村电商不只是买和卖的问题,是“互联网+三农”的综合服务体系。

    在秀山,农村电商已为乡村治理培育出“新八大员”。

    车夫介绍,“武陵生活馆”承担着“新八大员”的职责:一是农村经纪人,收购农产品,采集农村大数据;二是快递收发员,负责上行下行商品的进出;三是网络代购员,帮老年人网上购物,带动改变消费习惯;四是金融业务员,负责存取贷业务,把好资信审核第一道关;五是超市老板,提供群众日常消费品;六是便民服务员,协助村民缴纳水电费,购买机票、车票等;七是政务员,对接群工系统进村,实现民事村办;八是导游员,推介乡村旅游、接待进村游客。

    事实上,农村电商包括了种植、质量、采购、设计、包装、物流、机械等20多个专业,涵盖了“三农”工作的方方面面。车夫说,由农村电商引回、挖掘、培育的人才、衍生的“新八大员”正成为乡村振兴的主力军。

    刘滴,21岁,初中毕业后在秀山县城当餐厅服务员。2015年,她加入云智科贸后,从收银员、前台接待,做到现在的“村头直播”网红,收入从每月1500元增加到现在年收入近10万元。

    “那时我很叛逆,一直想到外面去闯。”刘滴说,是车夫像父亲一样开导她,劝她留下来。现在,刘滴有粉丝130多万,还自学拿到了大专文凭。

    杨思大学毕业后是一名都市白领,2017年9月加入云智科贸。杨思说,在这里工作,挑战更大、前景更好,更何况回到秀山是建设家乡。

    在浙江开叉车的吴洪勇与妻子也进了云智科贸,两人每年收入8万多元。他说,回老家既能挣钱,又能照顾父母和孩子。

    ……

    5年,车夫设计运营下的农村电商,为秀山引进外来人才72名、引回秀山籍大学生209人,培育本地人才217人,吸引返乡就业农民工335人。人才,已成为秀山电商发展的强劲后发优势。

    2016年,秀山成立了村头科技公司,为中国农村土货、工艺品、民宿旅游搭建起展示销售平台。目前,全国19个省市143个县加盟到“村头”平台,店铺达4251家,注册用户191万,发展“武陵遗风”“边城故事”等46款网货商品,2017年完成订单量94108单,实现交易额1.9亿元,

    “电商开始引导产品生产和加工。”秀山县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农村电商已带动加工企业建起酸辣粉、火锅底料等11条电商加工线,同时秀山农民开始按照农村电商产生的大数据,对紫薯、魔芋等进行订单式生产。

    2017年,秀山全县电子商务交易额实现91.32亿元,农产品电商销售额实现8.15亿元,电商规模效益居武陵山片区第一。

    车夫说,农村电商不能一直依靠政府扶持,要依托自己的人才优势,培育自己的网红和品牌,走出秀山找市场、要效益。

    从北京出发,深耕武陵山区。现在,车夫与“新农人”们正搭上农村电商的快车,奔向乡村振兴的更广阔天地。



【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106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