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用户名:
密  码:
   
  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乐清人才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渝商文化 > 渝商文化

培训过王俊凯,这个80后创业开舞蹈班年入千万
浙江省重庆商会  2018-03-31 00:00:00

  

 重庆商报3月31日讯:工作日晚上七点,动感的音乐准时在topking舞蹈工作室响起,对着整面墙的镜子,老师带着学生开始了舞蹈。街舞,这种曾经被很多人看来不入流的舞蹈,甚至有“非主流”的外号。但是如今,各种流行舞蹈,爵士、hiphop、locking、breaking……不仅仅造就了电视里明星们耀眼的身姿,也成为一股潮流,走入了越来越多普通人的生活。偶像组合tfboys大火之前,成员王源、王俊凯出道前就曾在此训练,此后又陆续输送了多位练习生。这家培养过明星的舞蹈机构有怎样的创业经历?

上街发传单,经营走上轨道

“健身游泳了解一下”、“舞蹈瑜伽有兴趣吗?”走在街头,发传单的小哥已经成为一道日常风景,人们见怪不怪。对80后李奇来而言,发传单——这件普通人眼中难为情的事情,曾经是他事业中的转折点。

2008年,刚刚大学毕业的80后李奇还有些迷茫,在各地寻找着适合自己做的事情。因为在电视上偶然见到重庆的夜景,便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高中时他曾学习街舞,大二时开始教人跳舞,在重庆呆了一段时间后,他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既然想留在重庆,又喜欢跳舞,那么就舞蹈创业吧。于是,topking舞蹈工作室就在重庆沙坪坝诞生了。

为什么取名“topking”?李奇回忆此事,忍不住笑了起来:“‘top’代表顶尖,‘king’是国王,两者组合在一起并不是一个英文单词,但意思可以理解为‘巅峰王者’。它代表了我当时想追求顶尖的想法,现在想来有些不自量力,或者说好高骛远,但我只是希望未来有一个好的发展。”

不过,就算有了一个寓意不错的名字,也不代表面前的路会因此平坦。由于宣传不足,他一直招收不到足够的学生,工作室的日常运营非常困难。有人提议:“到街上发传单试试?”李奇没有同意,因为他觉得太难为情了,放不下身段。直到年底,存款逐渐耗尽,面临交下半年房租的压力时,他不得不鼓起勇气走上街头,开始背水一战。

直到现在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向记者描述:“整整一个月,我带着我的一个学生穿梭在沙坪坝的地下商场,两个人到处发传单。其中的过程,有不理睬,也有白眼,但因为课费便宜,最后吸引了上百个学生。”而这一次招生,一下子为他带来了近3万元的收入,算是解了燃眉之急。随后topking舞蹈工作室开始了真正的经营,逐渐上了轨道。“其实跨出那一步后,事情就没那么难了。”他总结道。

遇网络抹黑,他把坏事变好事

两年后,李奇注册了重庆拓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并且将工作室搬到了更宽敞的地方。开业后招收了约200名学生,开始从按次收费向按年收费转变,同时推出了普及化课程,获得了年轻人的欢迎。由于当时推出普及课程的舞蹈工作室数量不多,因此topking引起了行业的关注。

不巧的是,在这个时期,topking遭遇了抹黑,微博上有人发布他们团队是骗子的消息,一晚上转发量达到了3万多条。“这个事件像一次暴击,不仅重庆舞蹈圈认识我们了,还影响到了成都地区,一夜之间出了名。”李奇表示,因为受到了许多谩骂和指责,甚至有老师因为忍受不了压力而离开。

“你根本无法想象,网络上怎么会有人把你骂成那个样子。”他意识到,正面迎击,他们根本没办法对抗网络骂战。他决定以不变应万变,不管网上怎么骂,他都不回应。2010年,他们已经开设了自己的官方网站,并把此前学员上节目和参加比赛获奖的照片放在了网站上,这在当时同行业中走在了前列。由于抹黑事件,很多人输入工作室的名字找到了他们的网站,里面的情况和介绍一览无余。随着时间的推移,骂战开始平息。所幸的是,在批评的同时,人们逐渐认识了这家舞蹈机构,无意间提升了它的知名度。一个星期之后,有家长主动联系他们,希望送孩子到topking来培训。

“与tfboys的缘分也是2010年结下的。”李奇回忆,当时的认识比较机缘巧合,那个时候tfboys尚未出道,对方的经纪公司联系上他们,希望topking的团队能派老师前去教学。于是,李奇和另一位老师开始对王俊凯和王源进行了早期培训。直到现在,tfboys以及tf家族练习生依然与topking保持着合作关系,裤子老师长期为他们进行编舞。

新模式,摸索“养成练习”

经过十年时间,topking从最初的一人负责教学和经营,发展到了重庆6家校区、深圳1家校区,共30多位老师,是目前重庆规模最大的舞蹈机构。如今,topking不仅仅是一家舞蹈机构。2016年,公司开始了多业态发展,例如打造舞咖旗舰店,成立未来练习生的综合培训项目等。截至2017年,topking累计有成人学员7000名左右,少儿学员1200人左右,四家主力店的年营业额达到了1800万元左右。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其未来练习生项目。很多人接触“练习生”一词都是通过日韩的偶像团体,知道练习生意味着经历漫长而艰苦的训练,却不一定能得到出道的机会。这也为明星打造过程,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以组合少女时代为例,所有成员出道前都是SM公司的练习生,经过了专业的训练才最终脱颖而出,其中郑秀妍的训练时间长达7年6个月。而成立于2005年的偶像组合AKB48,以“可以面对面的偶像”为理念,成员看起来都是邻家女孩,至今延续了13年。因此有业内人士形容,韩国的偶像模式类似快消品,经纪公司承担前期全部的培训费用,很可能2到3年就不火了,花费高昂。日本模式则重视“成长感”,让粉丝清楚感受到偶像一点点成长的过程。

长期从事舞蹈行业,李寄有一些自己的理解:“练习生是经纪公司才有的词汇,对于培训机构,我们所进行的是养成练习。”他介绍,日韩模式不一定适合国内市场,因此他想摸索一套新的培训方法。所谓养成练习,是指孩子在出道之前,机构提供选拔、训练让他变成练习生,这个过程机构也可以起到筛选作用,而成为练习生之后,需要再深造,也可以再回到机构进行培训。目前这一概念在国内还比较新,也是他们正在尝试的一种商业模式。

“这个模式与日韩模式都有所不同,如果这个模式顺利实施,孩子和家长能够减少受骗的可能性,避免浪费青春,经纪公司也可以降低成本,而培训机构的培训也能更加针对性和垂直化,最终三方受益。”至于未来,李奇表示,会继续多业态发展,希望最终可以上市。



【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74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