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用户名:
密  码:
   
  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乐清人才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阅读 > 要闻阅读

端 阳(散文)
浙江省重庆商会  2013-06-11 00:00:00

    “粽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端阳。”不知不觉,端阳就到了。忙节忙节,过节其实就是忙人,端阳节又何尝不是。

      
     端午前后,忙个不停的是母亲。三四月的时候,她就开始采集粽叶。所谓的粽叶,是一种宽大的竹叶。青绿的竹叶不是一拿来就可以包粽子的,必须漂洗、而后晾晒干净。准备好粽叶,还要砍来棕树叶,撕绺,续长,当作裹粽的绑线。这些只是开始,接下来还要浸糯米、剥板栗、斫咸肉、筛红豆……细碎繁琐得要命。这些准备妥当,就开始裹粽子了。把一片粽叶弯成勺状,而后往里面填糯米和辅料。根据填料的不同以及家人的口味,母亲会裹出三种粽子,一种是肉粽,里面有咸肉、红豆、板栗;另一种是白粽,也叫甜粽,里面是纯糯米;还有一种也是纯糯米,只不过在炊煮的时候,要在水里放碱,我们称之为碱水粽。为了区分开来,母亲会把肉粽裹成长条形,而把甜粽和碱粽分缚成三角和四角锥形。粽子裹好,必须当夜炊煮。肉粽和甜粽好办,碱水粽还必须另设一锅。煮粽子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母亲不停地往灶膛里续柴,等两锅粽子熟透,天也就亮了。
      小脚的祖母也是一刻不得闲。母亲裹粽子,她会添一把手。粽子裹好,她要把外形好的粽子捡出来,串在一起,送给族中即将迎娶的人家,大大小小的粽子扑楞楞缀在一块,唤作“九子十三孙”,寓意子孙绵延。正午阳光好的话,她还要架起老花镜,从针线笸箩里找来五彩丝线,给年幼的孙子外孙一一打上蛋兜和香囊。
端午节前忙碌的身影,自然不能少了父亲。端午的头天,他就把水嫩的黄瓜掐了回家,新出水的黄芽头、黄鳝,是他用鱼篓装的,要知道除了粽子,黄瓜、黄鱼、黄鳝、咸蛋黄、雄黄酒,可是端午餐桌上一个不能少的美食。而后再上山挖来菖蒲和艾草,房前屋后除虫清沟,门窗两厢满插艾叶、菖蒲,这是端午一项必备的仪式。
     每个节日都是“忙节”,大人们是忙个不停,孩子们其实也是。你想,新出锅的粽子,好不好吃,他们说了算;蛋兜、香囊,肯不肯挂,取决于他们的心情;蘸雄黄写“王”字,是要涂在他们的额头和眉间;蛋兜里的蛋要看一看谁硬,这种技术精准的碰蛋比赛,是在他们之间进行……
细数之下,端午的颜色真是缤纷。绿的是粽皮、艾叶、菖蒲和绿皮鸭蛋;黄的是黄瓜、小黄鱼、碱水粽、鳝鱼和雄黄酒;白色的是鸡蛋皮、蒜兜和白粽;红的是蛋兜、香囊和母亲熬夜煮粽困顿的眼……
端阳节,又称五月节、端五、重午、午日、夏节,本来是夏季的一个驱除瘟疫的节日。瘟疫有没有驱除,我不知道,勾起食欲和回忆简直是一定的。每年的端阳,我站在岁月的这一头,悠悠地回味昔初碱水粽子的清香,说不清来源的液体顺腮而下。

   (桑秘摘自联合日报,作者徐仁河,图片摘自百度网)



【 文章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次数:80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